在香港,適合發展的土地十分有限,而這些土地很多更遭受人為污染、自然破壞等因素的影響,令香港土地不足問題日趨嚴峻。以目前的發展速度來預測,政府、私人發展商若要發展更多的土地,香港的土地不足以供應中期和長期發展需求。因此,不少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築如同德大押已經被拆,而其他業主亦有面對因市區重建而被迫遷等問題,引起社會各界關注小業主業權保障。

 

業主面對的問題

 

土地私有產權受到侵蝕

根據香港強拍法例,私人發展商要收購某塊五十年樓齡舊樓的土地,則需要收購當中的八成土地,才可成功收購整塊土地。例如十個人裡面有八個人把土地的業權賣給了發展商,即使剩下的兩成人不願意出售業權,而另外兩個人的業權則是必須、被強迫地賣給發展商,或者被拍賣,導致強拍的出現。很多時候也出現了「釘子戶」被剝削的情況,就例如發展商可以私下與某些業戶協議賣樓,又或者以已有八成其他業主答應賣樓而不答應的話就會只能收到拍賣的價位作遊說業主,亦有些案例指出發展商可以藉著業主並不了解賣樓情況,藉著資訊優勢乘機壓低價位等。

在市民方面還存在一個問題,就是現時很多的居民、業主的教育程度不高,就以英文水平為例,他們看不懂屋契,更加不明白相關的法律條文,這就造成了政府和一個發展商等高文化水平人士利用一些模糊的、不清楚的條文或者法律空洞來剝削那一部分教育水平不高的人。

而在政府方面,更加令人懷疑權利侵犯情況的出現,根據專注於市區保育工作的原人所說,在過往政府規劃的土地發展中,收購土地中的99%都成功收購,這反映了現時香港的土地私有產權無法保障業主的權利,反而令法例成為了操控業主的工具,令業主擔當了一個被操控者的角色。

 

土地擁有權無法撇清

在2012年,新世界發展商將唐人新村約50米的入口路劃入「修路範圍」,工程拖足半年,發展商像村民堅稱此工程獲得政府的批准,但村民質疑政府不會批准發展商修公家的路,而政府也至今沒有回覆關於該塊土地的擁有權是屬於誰。

 

而對於這些問題,政府可以做些什麼呢?原人建議,政府若想重建社區,就應該認真的考慮用什麼樣的方法賠償那裡的居民,以及用什麼方式去處置居民才最為合適。不能只以自己的利益為主,永遠把群眾的利益放在第一才是政府的發展方針。另外,政府還可以完善市場機制來保障業主的權利,現時政府或私人發展商若想收購土地,需要收購八成業權就已足夠,剩下的兩成業主即使不願意賣出業權,也必須被強迫賣出。政府可將至少收購八成業權提升至全部業權,也就是必須收購100%的業權才可以收購那塊土地。從而加強保障了業主的利益。

 

評語:

  • 文章首段寫「以目前的發展速度來預測,政府、私人發展商若要發展更多的土地,香港的土地不足以供應中期和長期發展需求」是從何得知?是否政府數據或一些專家意見?請列明出處。
  • 文章由市區重建講到鄉郊發展,應可作更多舖陳,如講以郊區業權分佈及市區的不同,但亦有其他問題,從而帶讀者講到業權不清晰,就可令文章各部份更環環緊扣。
  • 文章起首可用近日事件吸引讀者閱讀。
  • 整體文筆流暢,但仍有少量錯別字,請多加注意。

 

 

作者簡介
曾憲昊

曾憲昊
憤世嫉俗 玩世不恭

 

 

 

 

 

 

黃紀陶

黃紀陶
大家好!我叫Emily,是一名中五學生、藝術愛好者、女權主義者。撇除校園生活,我最喜歡的是我的朋友、我的小狗、遠足、閱讀、繪畫,和為自己訂立大大小小的目標 – 而現正努力實踐的是: 學習為關注人權寫作。

 

 

 

 

 

 

14191344_10207126666948213_312730120_o陳伊鎔
大家好!我係Karvis,是一名中五學生,立志投身頹青行列,並熱衷於逗留在自己的comfort zone之中生存,希望自己所寫的隻言片語能為讀者帶來影響。以樂於為人服務但亦需適時偷懶作為人生宗旨。

 

 

 

葉彬威葉彬威
我是葉彬威,本人已及志學之年。我是一個移民,於去年初從廣東移民來香港的,我這個人特別喜歡政治,那也是我為什麼會參加這個人權活動的原因,我比較喜歡思考一些關於政治的問題,例如最近的「獨立」「愛國」這些,我很內向,不怎麼喜歡說話,我是屬於那種少說話,多做事的人,或者那也是成熟的標誌吧,謝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