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多家香港媒體報導,發生多宗警方懷疑掃黃濫權事件,使性工作者歧視問題再度受關注,因為《世界人權宣言》中的第23條說明了那是「人人都享有工作自由」。同時,《宣言》12條指出「沒有人可以損害任何人的名譽」,本報特此訪問了性工作者協助組織青鳥及一向有跟進警方掃黃濫權問題的立法會議員陳志全,瞭解香港性工作者最新的情況

青鳥工作人員kendy正在講解

Kendy:性工作者日常生活都係返工,之後放工,睡覺。

8月18日,我們採訪了性工作者協助組織青鳥的工作人員Kendy,她向我們簡述了性工作者的日常生活及組織動向

Kendy指出性工作者有很多身份,有當媽媽、學生,她們的生活就如一般打工仔、打散工的社會人士沒有分別,也是睡醒了,打理一下自己,然後上班,下班後也有自己生活,覆whatsapp、wechat,買菜燒飯,照顧孩子,去健身、做運動,或進修英文,身體累了就睡,與打工仔無異。

Kendy:機構、意識提升、媒體都有骨牌效應

她指出雖然最近警方行動多了報導,就警方濫權求助數字沒特別上升,但一向都多,沒特別上升不代表沒有問題。指出機構協助、意識提升、性工作者互助、媒體有骨牌效應,使更多事件曝光,令現在社會風氣慢慢改變,未來仍然會繼續接觸不同從事性工作人士,包括不同年齡及國籍,亦希望找出較隱蔽的性工作者,提供性健康教育及法律支援。

陳志全:繼續在立法會質詢警方掃黃濫權情況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議員指出,警方有指引,但有否尊重,甚至在放蛇時出現插栽嫁禍的情況值得關注,呼籲受害人收集相關案例,以媒體向公眾揭發相關事件,減少警方執法濫權情況,自己也會在議會繼續跟進相關事件。


解決問題,非刑事化?合法化?

(青鳥網站截圖)

性工作非刑事化和合法化是有差別的。

非刑事化是指將某些行為取消刑事處罰,但可能仍然適用於被監管或罰款,而不再列入刑事犯罪,以性工作者來說就是廢除針對他們所立的法律,一般勞工法例保障業者權益。

合化法是指再設其他條例規管,以性工作說就是設立註冊制度,紅燈區,以及針對他們的其他相關法律。

大部分關注性工作者權益的組織(AFRO 青鳥,午夜藍,紫藤)均倡議及爭取非刑事化為平權目標。

 

評語

  1. 能將性工作與國際人權公約扣連,值得一讚;亦能找到不同崗位的人士訪問,從不同角度切入議題,值得嘉許。唯未能從報導中清晰指出性工作者被歧視的情況。可以試用性工作者親身經歷說明他們在日常生活如何被歧視。
  2. 文章題目為《性工作者也是普通人》,但報導警方濫權的篇幅較大,或會模糊焦點。宜選擇其中一個角度深入探討,或再加解釋兩者關係;另一方面,報導警方濫權亦流於表面 – 既然已訪問機構和議員,何不更深入探討,現時的法例如何導致警方容易向性工作者濫權,對性工作者的保障又有何不足等等。
  3. 最後探討性工作非刑事化部分與原先主題不符,略嫌突兀。而結尾純舖陳不同機構工作目標,未能扣連主題。

 

作者簡介

朱妙珊

喜歡去貓CAFE的人
真希望像牠們一樣吃飽就睡啊

 

 

 

 

 

孫慧君

我是孫慧君,於迦密柏雨中學就讀中六,有志修讀新聞與傳播學系,盼望日後能成為一名文字工作者。「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乃我參與本計劃的目的,希望能以文字為小眾發聲,喚醒每個人心底對公平公義的追求。

 

 

 

 

 

 

溫倩盈

豁達不羈 不平則鳴

 

 

 

 

 

 

 

許澤霖

香港社運人士,夢想是成為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復建市政局成為市議員,並以推動香港真普選、推翻中共政權為使命。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