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街的橋底下,居住了數十名露宿者。縱使活在同一天空下,但他們和我們的生活卻大相逕庭。房屋,是由他們執拾的木板所搭建而成的。傢俬,大多是他人所棄置的。水,電,甚或乎財物安全,他們通通都沒有。社會大眾對於露宿者有刻板的印象,因為露宿者皆是無所事事,不顧衛生,甚至見錢開眼。正因為社會大眾對他們存有的刻板印象,因此甚少有人願意伸出援手和接觸他們,加上政府的政策往往沒有顧及他們的需要,令他們成為社會上被遺棄的一群。

歧視問題並不罕見,一般人甚至政府大多掛著歧視的眼光來看待露宿者

 

部份露宿者於通州街臨時街市旁的街道露宿。(陳其昉攝)

近年政府興建公園,卻被指歧視露宿者,因公園內的長椅上增設扶手,令露宿者難以在長椅上寄宿。以公園為家的露宿者只好用木板放在有扶手的長椅上或者將全身伸入扶手才能睡覺。食環署職員甚至在涼亭灑上臭粉,掘空上蓋,加設石春路,令露宿者難以安寢。除了設施的阻礙,警方及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職員對露宿者進行驅趕,把露宿者趕盡殺絕卻不給予支援,這是政府對露宿者的歧視。其中一位受訪者祖叔指出,

問題十分嚴重,睡覺都難以感到令人安寧,財物收得多貼身,起身後都會發現被偷。但他們都不願租劏房,因為劏房環境與露宿差不多或者更差。政府寧可花費數百萬公幣興建各種設施留難露宿者,也不了解和關顧他們的難處。

露宿者被針對亦算是歧視

露宿者每天面對著受人針對的行為。受訪者祖叔表明在他所位於通州街公園,每天食環署都會透過清潔工人於各時段對他們”灑水”,每天四次,對他造成巨大困擾。”灑水”行為已經持續進行多年,自2015年政府啟動「全城清潔2015@家是香港」[1]後,不斷強調要處理一些根深柢固的環境衞生問題,露宿者所處地點的衞生問題亦成為項目之一,故此”灑水”的情況日漸增加。”灑水”本只是由食環署人員以強勁的水喉洗地, 避免露宿者聚集,可是地面上往往放置了露宿者的物品,而忠叔亦指出食環署人員並不是單單清洗地面,而是甚至一概灰不被通知下對露宿者的物品進行”灑水”,令忠叔不單面對被人逼趕,更遭個人物品受損的問題。雖然改善衞生問題有助提升街道形象,舒緩鄰近市民的不滿,但是在不理會、知會露宿者下,對他們的”居所”、財物進行灑水,無疑是對露宿者作出針對性的行為,在對一般市民處理手法不同下,或有視他們為社會上的”異類”之嫌。

冇水冇電冇支援

露宿者一直積極向政府爭取電源和水源,至今仍沒有起息。他們自言即使身處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卻和古代人的生活差不多。他們的支出因此比其他人高上一大截,他們不可能自己煮食,故此他們每餐都依賴街外食肆。另外,他們在缺乏飲水機和水煲的情況下,唯一可以取得潔淨食水的方法就是花錢購買樽裝水。祖伯提到他夏天會避免四處走動,以免流失水份。其實即使在廁所的使用上,露宿者也有着不同的待遇。記者訪問露宿者時發現附近有一所體育館,查問露宿者時得知他們並不獲淮使用體育館內的洗手間。可見同樣是香港市民,使用政府公共設施的權利有異。[2]

其實,露宿者的命運是任由政府主宰的, 政府喜歡把他們趕走甚至沒收他們的家當,他們都唯有默默接受。在訪問中問及他們會否害怕被趕走,他們皆回答只好逆來順受,談不上害怕不害怕。於訪問時短短的兩三小時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一份人情味。他們令人看見一段現在香港已經少有的鄰居關係, 他們守望相助,談笑風生。採訪當天購買了一些物資給予他們,他們不會把物資全都據為己有,反而顧及其他露宿者的需要,叫我們把物資分給其他人,這份濃厚的人情味令人深深感動。而且,他們其實不是大家印像中番污糟邋遢, 在採訪過程中多次看到露宿者拿著掃把清潔,而且有垃圾掉在地上會立即撿起 。或許很多人也認為露宿者一定會臭以及一定無所事事,但事實上大部分露宿者都十分著重個人衛生,每天都會洗澡,只不過在炎炎夏日缺乏冷氣的情況下會出汗。而且大部分露宿者都有上班, 只不過抵受不住香港的昂貴租金才選擇露宿。

歧視,由始至終也存在。因為歧視,一般人對露宿者不屑一顧。因為歧視,政府對露宿者處處針對。因為歧視,露宿者的生活越見艱苦。唯有主動走進他們的世界,才能打開他們的心扉,了解他們的需要,讓他們重新與社會接軌。藉着採訪,了解到露宿者經歷過的各種風風雨雨,高低起伏。藉着採訪,發現露宿者晚上受着木蝨和不同蚊蟲的滋擾,難以安心入睡。藉着採訪,明白到露宿者時時刻刻提心吊膽,一方面要擔心政府的打壓,一方面又要提防賊人,壓力十分大。無可否認,小部分露宿者為癮君子。但是,絕大部分的露宿者也是因中的不同原因而露宿,有些人甚至曾坐擁數層物業。其實,他們與普通人沒有任何分別,憑什麼他們被標籤為異類呢?我們需要易地而處,而不是對他們避之唯恐不及,真正明白他們的感受。這樣才能被社會接納,不再被旁人歧視。

[1]全城清潔2015@家是香港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environment/html/2015/07/20150709_095938.lin.shtml

[2] https://www.hk01.com/港聞/70805/政府趕露宿者機關算盡-浴室長上鎖-涼亭灑臭粉-長椅加扶手

 

評語

1. 文章結構完整,分段清晰。

2. 能夠透過訪問帶出露宿者的處境,並輔以政府的政策說明露宿者如何受壓迫,文章表達清晰,值得嘉許。如能加強解釋這些壓迫如何構成歧視,行文會更有力。

3. 起題宜簡略一點。

例如可修改為:「政府帶頭歧視?無家者生活難上加難」、「歧視問題並不罕見」

4. 「雖然改善衞生問題有助提升街道形象,舒緩鄰近市民的不滿,但是在不理會、知會露宿者下,對他們的”居所”、財物進行灑水,無疑是對露宿者作出針對性的行為,在對一般市民處理手法不同下,或有視他們為社會上的”異類”之嫌。」

「記者訪問露宿者時發現附近有一所體育館,查問露宿者時得知他們並不獲淮使用體育館內的洗手間。  可見同樣是香港市民,使用政府公共設施的權利有異。」

可以有更多受訪者的親身故事 (例如灑水、不淮他們使用洗手間等,會對他們日常生活有甚麼影響?)更多人的故事,能讓讀者對他們的處理有更切身的認識

5. 「而且大部分露宿者都有上班, 只不過抵受不住香港的昂貴租金才選擇露宿。」

是否有數據或相關研究支持?如果是受訪者提供資料,可以受訪者話句提出。例

正如受訪者根叔所言:「個個都有工返架喇,不過頂唔順貴租先瞓街之嘛!」

6. 注意標點符號的運用,例如:

”灑水”、 ”居所”、 ”異類”:””應改為「」。

7. 留意句子結構及錯別字。

8. 末段過份煽情,略顯突兀;請注意此為報導而非議論文。

 

作者簡介

 

何冠輝

開心仔,講野冇咩養分

 

 

 

 

 

陳其昉

陳玉娥忠實粉絲,現升讀中六。對公義有一份執著,望透過計劃更加了解人權。

 

 

 

 

 

 

陳峻廷

 

 

 

 

 

 

陳梓熙  

閒時喜歡寫作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