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全球越6560萬人被迫離開家園,是前所未見的歷史新高。其中有近2250萬名難民,其中越半數為18歲以下的人士。

此外,有1000萬名無國籍人士被剝奪了國籍和基本權利,如教育、醫療衛生、就業和行動的自由等。

目前,每分鐘就有近20人因為迫害或衝突而被迫流離失所。 這個不只是中東、南亞裔國家關注的議題,現在香港也存在很多尋求庇護者, 以香港作為一個轉介站申請酷刑聲請後轉介到其他國家,在這段期間等待通知獲批准到其他國家,並接受政府福利支援維持生活。

可是, 香港尋求庇護者從政府獲得的社會福利是否夠他們維持生活所需呢?根據入境事務處的統計,現在香港共有11,569宗酷刑申請案, 其中巴基斯坦 佔30%,印度佔20%,印尼佔14%,孟加拉佔11%。酷刑聲請人在留港期間能獲得政府的津貼,1500元住宿津貼,1200元食物津貼,300元日用品津貼, 200至400元交通津貼, 一個月合共約3000元津貼。

但有酷刑聲請人指出, 一個月合共3000元根本不夠用,單單是住宿費已要約2300元,單位狹窄,衛生惡劣,生活環境及質素難以接受。

他們指出在留港期間找工作亦非常困難,有些僱主會因為歧視而拒絕聘請南亞裔人士,他們形容 “找工作極為困難”,”只有無了期的等待”,”生活毫無希望” 及 “不受到尊重”,更從他們訴說自己經歷時表現出極度的無奈。

其中一位受訪者曾試過到快餐店當侍應,訴說身旁的人會以奇怪的眼光掃視,”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樣看我,他們的眼神令我覺得很難堪,如果可以,我希望回到我的國家。”

可是他們又能否回去?他們為了申請酷刑聲請,沒有護照,只能靠着津貼無了期等待,直至被第三國家接納。這段時間他們過的生活,我們難以想像,近年更有南亞裔人士為獲得政府津貼而出現假難民,他們收入靠當非法勞工及幹刑事罪行,引致香港市民對難民感到歧視及不滿。然而,他們不靠這些能如何維持生計呢? 在這樣一個社會風氣下,又有誰會接納那些酷刑申請人,包容他們,及真正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呢?

 

評語

  1. 能加入數據說明現時難民人數以增強說服力,唯首兩段的數據亦應加入資料來源。
  2. 文中未有指出受訪者的身份和背景。
  3. 文中大篇幅報導了酷刑聲請人在港生活的困難,內容詳細且例子充足,但在說明他們如何受到歧視的部分顯得不足。
  4. 篇幅略短,可更詳細說明酷刑聲請人如何被歧視,如:社會大眾的觀感、媒體的誤導等。
  5. 「這段時間他們過的生活,我們難以想像,近年更有南亞裔人士為獲得政府津貼而出現假難民,他們收入靠當非法勞工及幹刑事罪行,引致香港市民對難民感到歧視及不滿。然而,他們不靠這些能如何維持生計呢? 在這樣一個社會風氣下,又有誰會接納那些酷刑申請人,包容他們,及真正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呢?」

此段落中句子間的邏輯略欠清晰,應更清楚解釋「假難民」問題如何導致酷刑聲請人的處境變差。

  1. 應釐清「難民」、「酷刑聲請人」、和「假難民」的概念。
  2. 應減少使用反問句。
  3. 文句略欠通順。
  4. 注意標點符號的運用,如””應改為「」。
  5. 報導應加入照片。

 

作者簡介

黎朗溢

黃偉鑫

徐梓程

或會再沒有造夢者 仍要這身振翅

 

 

趙嘉愛

我是趙嘉愛,十五歲,就讀荃灣官立中學,興趣為拍攝、寫作、作曲,
夢想為音樂劇編劇,願景為傳達光與愛,成為World Changer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