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訪問的L同學,自己在學校向人坦露性取向後,被刻意疏遠、冷落,同學亦常常在背後對他熱嘲冷諷,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令他感到痛苦和無地自容。而因為家庭關系,父母並未可以給他提供足夠的關懷,在學校受到的壓力和歧視亦無處宣泄。

 

學校教育不足

 

他坦然認為,同學無法理解同性戀是自然和正常的生理需求,學校教育不足也需負上一定責任。通識課上雖有涉獵性取向的課題,但從未深入探討,同學對同性戀是“不正常、可怕、心理和精神有問題“等的既有印象仍無法改變。而同學

 

政策差別對待

 

根據香港法例,同性戀婚姻不被承認,而同性戀家庭亦不能收養孩童。同時,香港亦無專有的反歧視性傾向條例。以上種種變相助長了歧視同性戀者的“合理化“,同性戀者在香港出櫃後的生活根本無法受到保障。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曾表示“大眾對同性戀議題有不同的看法,若強推反性傾向立法建議將在社會引起廣泛爭拗,製造分化和矛盾,對不同性傾向及跨性別者未必最有利,現階段不是成熟的階段立法。“

然而,作為最具影響力的持份者,政府並未為作出有力的宣傳和教育,令市民充分了解同志議題,香港在保障同性戀者的路上仍停滯不前。

 

普羅大眾“假開明“

 

2016年,民建聯以電話訪問420名18歲以上人士,結果顯示,近7成人接受或不抗拒同性戀者,餘下受訪者則表示抗拒,惟進一步問及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57%受訪者表示反對,贊成者僅佔26.8%。

本是同樣基於反歧視同性戀者立場出發的兩條問題,卻出現了相當大

 

平權仍長路漫漫

 

 

評語:

  1. 文章內容不完整,應加入引言及總結段落,宜先仔細校閱。
  2. 文章略短,宜更詳細說明性傾向歧視立法及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阻力。
  3. 不少論點的解釋不夠詳細,如:受訪者有何家庭問題?政府的教育和宣傳如何不足?
  4. 注意標點符號的運用,如:””應改為「」。
  5. 應提供圖片。

 

作者簡介

曹敏言

哈囉
我係嚟自張祝珊英文中學既曹敏言

 

 

 

 

陳湘樺

我係F5既陳湘樺:P
幾乎無人會叫既英文名係Krsity
平時鐘意游下水同煲劇
仲有熱衷於寫作

 

 

 

 

 

 

Chloe

我係Chloe,我嘅願望係世界和平。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