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於2011至2014年間做了一項調查顯示有六成的受訪學童容易焦慮,焦慮的情況更隨着年級的上升而愈趨嚴重。在剛開學的九月期間,亦有數宗學童自殺案件發生,學童自殺潮延續。我們訪問了一位學童,了解學童的現況。

學校的功課剝削兒童睡眠時間

受訪的陳同學就讀地區名校的中四。他直言自從升上中四後,功課亦與日俱增。

「雖然中四要讀的科目都中二中三少,功課卻比之前多。」

他慨嘆即使有幾天功課量相對比較少,但所需的時間卻大同小異。每天也至少要到凌晨一點才能將功課完成好。以致家與學校有段大距離的他每天也只有最多五小時睡眠時間,遠比專家所建議兒童的八小時足少了三小時,對他的發育和健康亦構成負面影響。有時他更會選擇不把功課完成情願翌日欠交功課,以換取睡眠的時間。可見香港學童的功課量已經遠遠超過出一個十五歲兒童所能承擔的數目

 

補習班反令兒童學習效能下降

成績尚算中上的他,就如其他學童一樣,報讀了數個補習班。「其實起初(報讀補習班)也是逼於無奈的,班上的同學都有補習,感覺不補習就會比下去。」

他因此就報讀了中文,英,數學和通識的補習班。但他其後卻補充補習的用處並不大。因為其使他的每日的學習時數高達十小時,鑑於睡眠時間亦不足,增長學習時數更使他第二天在學校中的精神不足,不能夠吸收老師所教導的知識。補習不但對陳同學沒有明顯的幫助,反而還有些本沒倒置。

「如果每天累積十小時學習時數就會有一個7仔印花,我應該可以換到十幾隻卡通碗了。」

陳同學雖然笑着說出這句話,但亦令在場的我們心有點寒。

 

兒童周末都被呑嚥了

問及陳同學平常有什麼的娛樂時間,他亦默不作聲了一會兒,再說出已經接近沒有了。

「以前都還會有空打一打機,或放學相約同學出去逛逛。但現在大家都一起坐在課室趕着完成功課,周末娛樂的時間亦少之又少了,大家也在埋頭苦幹。」

一個十五歲的兒童竟然連最基本的娛樂亦沒有,生活就只剩下功課,補習,功課,補習還有功課和補習。

「有時我更希望自己會大病一場,至少可以有一個真真正正可以休息的假期。」

陳同學這些多不勝數的功課量和極為頻繁的補習班亦剝削了一個兒童最基本應該享有的權利—休息和閒暇權。

 

兒童權利都去哪兒了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三十一條指出「締約國確認兒童(18歲以下人士)有權享有休息和閒暇,從事與兒童年齡相宜的遊戲和娛樂活動,以及自由參加文化生活和藝術活動。」

作為締約國之一的香港卻擁有一套剝削兒童休息和閒暇權的教育制度。兒童理應於些階段既上學學習種種的知識,又盡情享受這段無憂無慮的生活,而非生活只剩下讀書。政府應從速關注兒童的各種權利,並檢討現有的教育制度。

 

評語:

  1. 文章重點清晰,脈絡分明,小標題的運用也可見別出心裁。
  2. 由於報導只包括一位受訪者的經歷,未能真正反映社會整體現況。因此,同學可採訪更多面對類似問題的相關學生或引用更多數據支持。同學亦可以考慮訪問不同持份者,例如老師或家長,令報導更深入全面。
  3. 針對末段「並檢討現有的教育制度」的字句,文章未有確立地道出「現有教育制度」下的問題的成因,文章結構性有待改善。
  4. 注意標點符號的運用,例如:引用條文需加上《 》;受訪者的意見亦須添上 :
  5. 欠圖片。

作者簡介

黎朗溢

黃偉鑫

徐梓程

或會再沒有造夢者 仍要這身振翅

 

 

趙嘉愛

我是趙嘉愛,十五歲,就讀荃灣官立中學,興趣為拍攝、寫作、作曲,
夢想為音樂劇編劇,願景為傳達光與愛,成為World Changer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