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是兒童的權利之一,現今絕大部分的學生也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於1966年簽訂的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三部分第十三條申明了人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權利:高等教育應根據能力,以一切適當方法,特別應逐漸採行免費教育制度,使人人有平等接受機會。可是香港只為學生提供學習的權利而忽略他們其他自由。

 

我們曾以網上問卷及街頭訪問形式訪問234人,以了解學生的壓力問題,其中七名為12歲以下,183名為12歲至18歲,29名為19至28歲,9名為29至38歲,6名為38歲以上。有47.4%的受訪者認為讀書時,學校為他們帶來最多壓力,其次為家庭和社會,分別佔21.8% 和13.2%。受訪者為學校功課、默書、測驗、考試帶來的壓力評分時,平均分為3.58分(滿分為5分)。當被問及同意學校過多功課,默書,測驗,考試是否會降低他們對學習的興趣時,平均分為3.89分(滿分為5分)。被問及家長的期望是否會為自己帶來過多壓力時,平均分則為3.45分(滿分為5分),兩個評分均超過半數,而接近半數受訪者都認為學校為他們帶來最大壓力,可見香港現今的教育為學生帶來負擔,佔據他們休息、玩樂的時間,但這一切都是學生自願的嗎?

                       *上圖為受訪者呂耀信的相片 

為更深入了解現今的學生如何被教育剝削權利,我們邀請了曾就讀張祝珊英文中學並擔任前學生會副主席的呂耀信進行訪問。以下為其中的問題

 

問:你認為張祝珊英文中學(下稱 張祝珊)的學生現時有足夠的發展空間嗎?

答:沒有。雖然學校一直嘗試為學生提供更多多元化活動,但均不成功,學校亦沒有給予足夠空間學生運用原有的權利,以至於學生應有的自由被束縛。而且,學校一直期望學業成績好的同學向體育方面發展,無奈這並不有效,反而加重了他們的負擔,因為他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根本不適合。

 

問:參選學生會時,學校有通過什麼為同學增加福利的政綱嗎?
答:有。中三參選學生會時,對於「廁所冇廁紙」的問題,其實當時學生會已經處理好,並將計畫書呈交到學校受批,甚至通過試用期,但不知為何無疾而終。對於其他政綱,學校一直沒有增加學生各方面的權利。

 

問:你認為學校應該怎樣改善?

答:學校應讓運動好的同學專注在體育方面發展,為他們提供足夠資源,而不是強迫他們一定要在考試、測驗中考獲很好的成績;反之,對於成績好的同學亦如是。

 

 

問:張祝珊的學生比其他學校的學生更遲放學,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答:我認為這剝奪了學生的選擇權。老師們認為學生在家中不會自發地讀書,於是規定每日要上課到四點。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會每星期請假一天。即使沒有上學,我仍然會讀書、準時交功課,但依然能夠考獲好成績。老師卻總覺得我沒有努力,以上課時數來判斷一個學生對學業的付出,我認為這是不合理的。學校不應該迫學生讀書,老師應該做的是啟發學生,告訴他們讀書的意義,當學生勤力、想讀書,即使學校下課時間很早,回到家後也可以自行學習,兩者毫無衝突。例如聖若瑟書院一點就放學,目的就是讓學生自行學習,給予他們應有的自由。在這樣的制度下,張祝珊的學生只會“死讀書”,不明白讀書的意義,也不知道自己每天留在學校上課至四點多是為了什麼,同時,亦失去了自己選擇的權利。

 

反觀芬蘭,根據親子頭條,香港教育和芬蘭教育最大的分別在於上學年齡和時數,芬蘭的小朋友在6歲前可以選擇完全不上學。同時,他們亦有提供6歲或以下兒童的幼兒教育,滿6歲的兒童則有一年制學前教育,兩者皆自願參與性質。
香港學生很多都是五天全日制,約8點上課,3點半放學,每天上7.5小時的課,以週計算便是37.5小時,而他們是沒有選擇權的。芬蘭學生平均每週上課時數約12.5小時,學生自然更多時間去發掘興趣專長,亦享有自己應有的各種權利,度過一個歡樂的童年。香港的學生不但不能自主選擇,更不能享有一個應有的快樂童年。

 

 評語:

  1. 文章內容豐富,問卷調查以至訪問學生和引用外國例子比較都能看出同學們的心思。
  2. 針對問卷得出的數據而言,受訪群的分佈可以考慮省略或概括受訪者最低和最高年齡範圍。再者,利用數據運用時,適宜以圖表表示,再用文字闡述。
  3. 選擇與受訪者面談亦需要考慮其身分和背景與報導內容的關係,特別是問題的設立「參選學生會,學生有通過什麼為同學增加福利的政綱嗎?」未能顯示與文章主題有關。
  4. 「可是香港只為學生提供學習的權利而忽略他們其他自由。」文章能指出現時學童面對的學業壓力,但未能緊扣國際條文未達標的地方。
  5. 引用條文欠缺《 》的標點符號。
  6. 報導開首引用《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但整篇報導針對的不只是教育權,更是兒童休息及參與決策權。宜引用《兒童權利公約》。
  7. 可將最後對比芬蘭與香港之情況更緊扣於與受訪者的對答之中,以讓行文更通順。

 

作者簡介

劉洛榕  

 

 

馮婉琦

Hello universe! That is me!

 

 

 

 

許灝鏘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