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良局領袖訓練營涉虐待學生醜聞於本年三月陸續曝光,引起了外界廣泛的關注,社會上開始逐漸出現關注事件的人,令事件的討論愈趨熱烈。大量中學生在社交媒體上轉發媒體的報導,甚至加上個人經歷輔證,使更多有違兒童權利的內容曝光。事件曝光後,保良局就相關事件作出回應,指出參加的學校皆對訓練營予以正面評論,而保良局亦重視學校對訓練營的意見。而且,該局並不同意任何虐待、粗言或人身攻擊行為,亦已提醒訓練營加強對導師的提示,以保護學生權益。同一時間,訓練營項目總監盧錦昌卻在接受訪問中否認所有虐待指控,亦認為只是年輕一代「玻璃心」,要求學生揹花盆旨在「學會承擔」,弄至滿臉泥沙屬於「軍事訓練」等,並不存在漠視學生權益的情況。

但是綜合社交媒體上大部分中學生的親生經濟,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的訓練內容確有違反兒童權利之嫌。例如行得最慢的學生要在骯髒石澗罰站半小時,要小學生在「廢人池」被鬧廢物及垃圾等種種侮辱性說話講足20分鐘,還有要把臉貼在地面3-4分鐘,隨後晚飯時又被禁抹面,面上不時有泥沙掉進飯碗。其他懲罰包括揹上花盆蹲在地上、被導師以凍水淋身、張開四肢趴在地下「扮曱甴」蠕動,邊叫「我係曱甴我好冇用」,導師又不斷罵他們是「屎」、「垃圾」等,有學生指「(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完全係一個侮辱你嘅camp」。

圖片來源:Google

從訓練營看兒童權利公約

<<兒童權利公約>>已經在香港執行超過20年,大眾對於此公約亦有一定的了解和認識。倘若上述對於訓練營的指控屬實,其確實違反了<<兒童權利公約>>。有家長曾報案稱女兒參加訓練營時遭男導師非禮,如屬真實已經侵犯了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該條例指出締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的立法、行政、社會和教育措施,保護兒童在受父母、法定監護人或其他任何負責照管兒童的人的照料時,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殘、傷害或凌辱 ,忽視或照料不周,虐待或剝削,包括性侵犯。除此之外,訓練營被指以不淮學生喝水作為懲罰,結果學生要在如廁時偷喝水喉水。早前社交網站近流出一系列相片,相中顯示一批小學生被罰扒在泥地上滿面泥沙,指導師吃飯時仍不允許學生抹掉,結果進食時夾雜著泥沙。導師亦會使用「禽獸」、「廢柴」、「 賤人」等字眼辱罵學生,大肆侮辱和打擊學生。其中惡名昭彰的「廢人潭」, 學生們浸在水中然後不斷被導師 辱罵。可能也有很多不人道的懲罰仍未曝光,但訓練營這些行為已經是無忌憚地挑戰公約的規定。訓練營以不同方式對兒童作出人身攻擊,有少數學生在結束訓練營後要接受長期輔導,可見訓練營對兒童心靈 有機會造成長久傷害。

政府責無旁貸

兒童權利公約第28條指出締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確保學校執行紀律的方式符合兒童的人格尊嚴及本公約的規定。教育局以至政府在訓練營開辦多年來仍然沒有正視訓練營的不人道 訓練,默許他們侵犯兒童 權利和違反公約規定。訓練營使用「先破後立」方法, 所謂破是不斷侮辱學生, 糟蹋學生的人格。許多學生 只不過屈服在他們的強勢底下, 並不了解導師想帶出的道理。 一旦離開了訓練營,三日營期為他們留下的, 恐怕只是難以修復的心靈創傷。使用不尊重的方法教學生尊重,只會直接威脅學生的身心靈健康,所調的強調直接服從卻忽略每一個學生的獨特發展。

社會需正視兒童權利

圖片來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就是次事件,引發了社會大眾對於兒童權利的關注。兒童,亦是權利主體之一,任何有損兒童權利的行為亦應該被阻止。將來社會的福祉,取決於兒童今日能否健康成長。 由於兒童身心尚在發展,當面對面對各種問題時,他們比成人更為脆弱。若社會失信於兒童,將要承受龐大的社會成本。不同的社會調查均顯示,童年深深影響一個人的未來發展。而一個人的成長,會影響他們一生對社會的貢獻及社會開支。因此,社會大眾有正視和和護兒童權利的必要。

 

 

評語:

  1. 以近日社會上熱門時事話題作為論述《兒童權利公約》能夠吸引讀者,充滿話題性- 唯獨首段只側重於話題背景,令讀者難以容易明白報導此新聞的意義。
  2. 文章結構完整,段落分明。
  3. 末段提出「不同的社會調查均顯示,童年深深影響一個人的未來發展。 」需引用例子支持理據。
  4. 在引用條文時,需要注意標點符號的運用,並且確保其一致性。
    例:《兒童權利公約》
  5. 宜加入與受影響人士的訪談內容,以助增強文章說服力。
  6. 行文略嫌不小心,例如「親生經濟」應為親身經驗。
  7. 文章提到「倘若上述對於訓練營的指控屬實,其確實違反了<<兒童權利公約>> 」。可以詳盡說明是違反了<<公約>>的哪一條。
  8. 網上資料圖片, 是否已確定可以轉載?

作者簡介

 

何冠輝

開心仔,講野冇咩養分

 

 

 

 

 

陳其昉

陳玉娥忠實粉絲,現升讀中六。對公義有一份執著,望透過計劃更加了解人權。

 

 

 

 

 

 

陳峻廷

 

 

 

 

 

 

陳梓熙  

閒時喜歡寫作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