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簡介:「細輝」如何練成?

2014年香港經歷了大型公民抗命的雨傘運動後,香港一名廚師受到傘運啟發,成立香港廚師聯盟,他是人稱「細輝」的吳志輝。

 

訪問當天他是在從繁忙的地區工作中抽出時間接受我們的訪問,完成後他立即回到工作去。

 

集體談判權前世今生

 

細輝指出爭取集體談判權在港英時代已有,直至1997年主權移交前夕由時任製造界立法局議員李卓人以私人法案方式提出,法案全稱《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簡稱《集體談判權條例》),當時與多條勞工權益法案一同1997年6月26日於立法局通過。

 

於主權移交後,香港臨時立法會隨即推翻了不少被認為「對特區政府運作做成障礙」的法例,當中包括於同年7月16日凍結《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並於同年十一月正式廢除該法例。

 

廢除條例後,香港工會組織如職工盟,街坊工友服務處(街工)一直爭取恢復條例,當中經歷了2007年扎鐵工人工潮,2013碼頭工人工潮,政府未有因兩個大型工潮就集體談判權重新立例。

 

 

甚麼是集體談判權?

細輝指出集體談判權是一班工人組織起一個集體性,向資方談判,爭取權益,福利。如果政府立法,資方必須與勞方進行談判,當中包括建立及參與工會權利,罷工的權利及談判的權利,所以這就是為何一直爭取集體談判權的原因。

 

為何要有集體談判?

細輝指出工人最依賴法例保障工人。但法例未能保障工人,如現時只要資方付出代通知金就可以解僱工人,不論理由,因為合法;或每年賺取過百億但人工只加一百至二百,一樣是沒違反法例,因為法例沒規定加多少。但可見工人在法例之下仍得不到保障,所以工人必須動用法例以外的方法向資方討回合理的福利,工資,即集體談判權。

 

如果沒有集體談判權?

他指出工人權益得不到,要解僱就解僱,沒薪加就沒薪加,非但影響工友,更嚴重影響市民權益。

 

在爭取過程中遇到的困難?

細輝指出困難主要來自資方的反對。憶述集體談判權只立法十多日便遭臨時立法會廢除,因為集體談判可使勞方與資方的地位拉近,變相威脅商家利益。

 

同時,他亦指出工友未能理解集體談判權是他們應有的權利及工友的無力感,至使未能引起工人關注,未來只能繼續努力宣傳及教育工友。

還有一項困難就是政府就不理會。

 

一點呼籲

細輝透露將於28/10上午9時正至29/10的晚上9時,職工盟在終審法院外發起絕食行動,並於29/10下午遊行至政府總部,爭取恢復集體談判權法案。

 

最後,在他眼中公眾都是工友,因為大部份市民都住在公屋,大家都從事基層工種,他著各位做好本份,最好一起宣傳,共同爭取集體談判權。

 

根據《國際勞工公約》第98號《組織權利和集體談判權利原則的實施公約》訂明保障工人免受基於工會歧視、組織權利和集體談判權利,香港有責任履行公約保障工人參與工會權利以及集體談判權。(取自人權監察就「保障參與職工會的權利」 呈交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意見書)

 

點評:

 

  • 文章主題將集體談判權與經濟權利扣連,並適當引用相關人權公約。
  • 取材得宜。能透過與受訪者的對談報導出集體談判權在香港的發展及其重要性,並得帶領讀者探討在港爭取集體談判權的難處,不俗!
  • 可以略談政府及立法會議員對集體談判權的立場,讓讀者可以更了解工運在港的困局。
  • 人物訪問應注意一些客觀的資料 (如甚麼是集體談判權),可以以其他資料來源,如研究報告或政府資料道出;人物訪問可考慮訪問更多個人經驗,例如相關權利的重要性時,可問問受訪者,現時的狀況對他有甚麼影響,從而更讀者更具體地了解此議題對一般打工仔的重要。
  • 宜多留意標點符號的運用,特別是逗號和頓號。引用受訪者意見時宜用引號。
  • 以簡單文句令圖片更能表達報導的意思,是不俗的嘗試;若能統一圖片中使用的字型,將更為美觀。

 

 

作者簡介

朱妙珊

喜歡去貓CAFE的人
真希望像牠們一樣吃飽就睡啊

 

 

 

 

 

孫慧君

我是孫慧君,於迦密柏雨中學就讀中六,有志修讀新聞與傳播學系,盼望日後能成為一名文字工作者。「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乃我參與本計劃的目的,希望能以文字為小眾發聲,喚醒每個人心底對公平公義的追求。

 

 

 

 

 

 

溫倩盈

豁達不羈 不平則鳴

 

 

 

 

 

 

 

許澤霖

香港社運人士,夢想是成為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復建市政局成為市議員,並以推動香港真普選、推翻中共政權為使命。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