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香港公營醫療系統的急診服務超負荷,每當進入流感高峰期,社會上會出現大量有關指責香港醫療體系的聲音。在輪候時間方面,根據醫管局資料顯示,2015-16年度急症室非緊急病人輪候時間平均為130分鐘,比2011-12年度的103分鐘上升了近半小時。在2017年7月,更有報導指伊利沙伯醫院緊急病症的輪候時間高達14小時才看醫生。根據醫管局指引,分流護士會根據病情將病人分為五類: 危殆、危急、緊急、次緊急及非緊急;而根據其訂立的服務目標,在15分鐘內須處理95%的危急病,而在30分鐘內處理90%的緊急病人 [1]。由此可見,現時公營醫療的負荷已經超出其承受能力,情況亦會隨本港人口老化問題而惡化。

(陳其昉攝)

 

為了解市民對於現今醫療體系的需求,我們邀請了經常輪候公營醫療服務的湯伯伯(化名)接受訪問。不願意出鏡的湯伯伯是香港現時四十萬名長期病患者和殘疾人士中的其中一位,逾八旬的湯伯伯患有頸椎退化症與高血壓,目前於新界東聯網就醫。早前本組記者與湯伯伯進行了一節簡短訪問,希望了解公共醫療系統親身用家的經歷。以下為其中的問題。

 

記:請問你幾時確診患上這兩個病?

湯:大概三年前我起床後覺得左邊身麻痺條頸有異常劇痛所以前往急症室求醫,當時醫生以為我是中風。後來檢查後,發現我不是中風並建議我做磁力共振掃描。要等三個半月,期間醫生開咗啲止痛藥畀我。 我記得他當時說如果去私家醫院照就不用等,但是我沒有錢,唯有等。之後發現頸椎有退化跡象,之後又要排期做手術。如果我有錢,可能數個禮拜連手術都做埋。至於高血壓,我五十幾歲就已經有,而家仲有覆診。

記: 輪候時間係唔係好長?

湯: 當然啦!做完手術之後,要兩三年先見到一次骨科醫生,真係要等好耐。至於高血壓就好少少,可以選擇去普通科門診排。我有朋友今年八十幾歲,睇骨科竟然都要排兩年,周身骨痛唯有食下止痛藥, 佢同我講笑希望可以有命去覆診。 好心政府就體諒下我哋老人家,畀多啲資源我哋。

 

過去5年在目標輪候時間內獲處理的醫管局急症室急症病人的百分比表列(圖片來源:Topick)

 

造成現今本港公營醫療系統超負荷,主要可分為三大原因。

 

公私營醫療系統失衡

自從醫管局成立後,香港公營醫療系統取得巨大進步,另一方面,私家醫院及私人執業醫生的收費又遠高於公營醫療機構,致使本港公私營醫療統統失衡。統計數字顯示,公營醫療系統聘用本地約六成的醫護人員,他們照顧了近九成病人;相反,私營醫療系統僱用40%醫護人員但只照顧了一成市民。因此,公營醫療系統無論是專科門診、急症室以至留醫服務長期處於超負荷運作狀態。

公共衞生開支龐大

一方面,大部份市民無力支付私營醫療系統龐大費用;另一方面,現代醫療設施服務成本高昂,政府每年投入公共衞生服務的資源相當龐大。以2012年為例,政府公共衞生開支達390億港元。即使如此,本港公立醫療系統的支出仍追不上市民對公立醫療系統服務的需求。以硬件老化為例,港大醫學院的教學醫院──瑪麗醫院,及九龍市區的主要醫院──廣華醫院的不少設施急需更新。同時,公營醫療系統無法照顧到部份病人的需要,現今不少高效藥物因成本原因而不列入政府藥物名冊內,而需要病者自行購買(自費藥物),可是,不是每個病人也有能力購買每月動輒二至三萬元的藥物,因此公營醫療系統無法照顧到部份病人的需要。

人手緊絀  
公營醫療系統長期處於超負荷狀態,令醫護人員特別是前線員工長期超時工作,加上工作壓力巨大,以及社會問責聲音等有形及無形壓力,不少公立醫院醫護人員萌生去意。另一方面,在私營醫療市場對經驗豐富的醫護專才的需求極大,而且私營市場能給予醫護專才的酬勞遠超過公營系統的承擔能力,因此,近年公營醫療系統人手流失的情況一直無法解決。

根據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條,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享有能達到的最高的體質及締約各國為充分實現這一權利而採取的步驟應包括為達到下列目標所需的步驟:(丁)創造保證人人在患病時能得到醫療照顧的條件。

而本港的醫療情況實屬違反了上述條例,市民因不能在短時間內得到治理二無法達到最高的體質。正如上述所述,現時本港公營醫療系統的急症室和各項檢查的輪候時間過長,某些檢查甚至要輪候一年的時間。這正正違反上述條例所提及的創造保證人人在患病時能得到醫療照顧的條件。正因如此,政府提供了兩項解決方案,以舒緩公營醫院超負荷的情況,分別為輸入外地醫生以及公私營醫院合作。

輸入外地醫生

在做好監管、保證質素的前提下,有步驟、有規範地適度開放外地醫護人員來港執業,仿效新加坡從海外大量引入醫護人員,海外醫生只須通過本港的執業資格試就能執業。緩解人手不足之患;亦可以此引入競爭,持續提高本港醫療服務的效率和服務,照顧廣大市民福祉。

引入海外醫護人才來港執業、舒緩本港人手不足的建議早已有之,只是一直不受本港醫護界歡迎,因而推動緩慢,多年來只有極個別海外醫護人才成功來港工作,且受到諸多限制。截至今年1月,只有12名非本地醫生透過有限度註冊在公立醫院工作,可見輸入外地醫生難以在短時間之內舒緩人手不足之患。

公私營醫院合作

旨在為需要長期在普通科門診覆診的病人提供選擇,讓病人可接受社區內的私營基層醫療服務,提高基層醫療服務的便捷度及推廣家庭醫生概念。

公私營醫院合作反應未如理想,病人認為手續繁複,診所位置不便利,又擔心計劃完結後變成「孤兒症」,直言「零興趣」;私家醫生亦指行政工作增加,資助金額卻不足以彌補成本,變相做「義工」。區議員指三區參與醫生人數不足三成,登記病人亦不足一成,對紓緩公院輪候時間壓力杯水車薪。

總括而言,政府所推行的政策以舒緩公營醫療系統超負荷的情況的成效不大,既不能改善現有問題,亦不能令香港的醫療情況符合《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若要妥善解決現時本港的醫療問題,以符合條例所述的條件,長遠而言應改革現有的醫療體系。藉此令公私營醫院人手平衡,解決公營醫院積存已久的人手不足問題,從而保證本港人人在患病時能得到醫療照顧的條件和享有達到最高的體質。

 

點評:

  • 能緊扣健康權利與人權的主題,並能準確引用有關數據及國際公約。文理通順,佈局具心思。
  • 能從長期病患者角度探討香港醫療制度的缺失,並作深入探討,不俗。
  • 文中談及本港醫護界一直不支持引入海外醫護人才,原因是什麼?不同持份者對醫療制度改革有什麼考慮或隱憂?何以多年來仍僵持不下?
  • 引述訪問內容時,宜將口語改為書面語。
  • 文中提到的區議員是指哪一位?宜清楚說明。

 

[1]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858896/%E7%B7%8A%E6%80%A5%E7%97%85%E4%BA%BA%E5%85%AC%E9%99%A2%E6%80%A5%E7%97%87%E5%AE%A4%E8%8B%A6%E7%AD%8925%E5%B0%8F%E6%99%82%20%E5%88%86%E6%B5%81%E7%B4%9A%E5%88%A5%E4%BB%A3%E8%A1%A8%E7%AD%89%E5%B9%BE%E8%80%90%EF%BC%9F

 

 

作者簡介

 

何冠輝

開心仔,講野冇咩養分

 

 

 

 

 

陳其昉

陳玉娥忠實粉絲,現升讀中六。對公義有一份執著,望透過計劃更加了解人權。

 

 

 

 

 

 

陳峻廷

 

 

 

 

 

 

陳梓熙  

閒時喜歡寫作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