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2017年11月,民間電台主持人翁洛興向本報記者透露民間電台youtube頻道突然遭到封殺,理由是「這個帳戶屢次或嚴重違反 YouTube 禁止垃圾內容、詐欺行為及誤導性內容的政策或其他《服務條款》,因此遭到停權。」,到底為何要封民間電台咪?本報導將會一一進行解構。為此我們訪問了民間電台台長「阿牛」曾健成。

 

甚麼是民間電台?

民間電台(簡稱:民台)是由香港泛民主派人士曾健成發起,以非牟利形式運作的電台,於2005年10月3日起試播,電台利用頻率FM 102.8於逢星期一至五晚上七點至十一點(最長至十二點)廣播,覆蓋範圍在香港島及九龍大部份地區,並同時透過網絡廣播節目。以公民抗命形式挑戰違憲過時的電訊條例惡法。

 

「阿牛」是誰?

「阿牛」曾健成曾經以地盤判頭當選漁農、礦產、能源及建造界立法局議員、前香港區議員,目前為民間電台台長、社民連成員、保釣行動委員會成員。

 

民間電台成立

阿牛語重心長地憶述:「成立原因是2005年因為『大班』鄭經翰、黃毓民被商業電台封咪,我認為大氣電波是官、商、民都應該擁有,於是我同年八月向廣播事務管理局(現稱通訊事務管理局)申請牌照,一年後被拒絕。我們於2005年開始啟播,至今星期一至五都有節目,我們會不停廣播。最初都遇上不少困難,例如技術,我們不懂如何發射電波,不懂在哪購買器材。其次是錢,我們一直靠街頭籌款運作,還可以頂得住。」

 

無懼被捕,堅持抗命

被問到有關網台、法律問題,阿牛以堅定的語氣回答:「香港除了民間電台,其他民眾自發的廣播均以網台形式運作,民間電台也有用facebook、youtube的網站發聲,但我認為大氣電波不應被政府操控,所以我們堅持以大氣電波繼續廣播,我們為香港現時唯一非法廣播電台。自2006年起,廣管局不時突擊到民間電台搜查,並多次充公民間電台財物,但無論如何拉,點樣做,我們都堅持繼續廣播。就算去到法庭,我們都向法官講我們要捍衛香港言論自由,爭取開放大氣電波,因為法例令香港政府牢牢操控了大氣電波,等同操控言論自由,所以我們堅持抗命。」

 

面對刑罰的時候……

講到刑罰這部分,阿牛的語氣更顯得斬釘折鐵「不需要罰我們錢,有錢我們發展民間團體;不需要罰我們社會服務令,我們天天服務社會;更不需要守行為,我們是行為良好,所以如果你(法官)要判我為言論自由坐這個小監獄,全香港700萬市民包括法官閣下都坐緊一個叫言論自由的大監獄,這是我在法庭結案陳詞的內容。」

 

我要跟政府與市民講……

最後阿牛一再強調:「傳播媒體無競爭,市民無選擇,所以香港演藝事業退步,香港廣播頻譜有88–108MHz,但只有三個台使用,市民只能局住聽3個台,所以我們要繼續堅持爭取政府開放大氣電波。2017年12月14日,民間電台又就佔領天星案上庭了。」

 

有無條文保障?

根據《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第二節: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而香港在《香港人權法案》已確立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地位。

現任電台D100香港台上綱上線、PBS台人民主場主持資深傳媒人、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快必」在電話訪問中表示:「廣播條例早在港英政府時代已經有,原意當然是監管媒體,並把大氣電波視為政府資源,以台灣為例,台灣為一個民主化較高的地區/國家,頻譜已回到大眾手中,所以民間電台一直堅持抗爭,要求政府開放大氣電波。不過,實行條例實行主要與當權者有關,因為一個不民主的政府不是由人民授權,它可以通過掌握公共資源控制公共媒體如港台有《頭條新聞》、《城市論壇》蘇敬恆編向『黃絲』便收緊資源以便控制,未來也可能會對網上作出監控,一個獨裁政府會想盡其所能限制言論自由,保障其絕對權力,但目前難以實行,因為民間科技永遠快過政府進步,而一個獨裁政府討厭進步,所以政府絕對鬥不過民間,然而收緊網上見論勢在必行。」

 

(本報訊由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青年人權記者計劃報導)

評語:
1. 巧妙地運用小標題分開議題中涉及的範圍,佳!
2. 段落間也能節錄各人語錄,末段能夠加上其他有關人士的意見, 欣賞同學考量到寫作身分,例如加上「向本報記者透露」和「一再強調」等字眼,比過往的報導有明顯進步 。
3. 標點符號亦運用合宜,引用公約和新聞節目等都能妥善地使用書名號。
4. 其中比較明顯的不足之處是文字的選擇。一些口語的白話文不應出現在新聞報導。如果需要引用俚語,應為其添加開引號: 「到底為何要封民間電台咪?」應改做 「到底為何要民間電台『 封咪』?」
5. 對於條文和議題有何關係,同學們可進一步詳細說明箇中關係。

 

 

作者簡介

朱妙珊

喜歡去貓CAFE的人
真希望像牠們一樣吃飽就睡啊

 

 

 

 

 

孫慧君

我是孫慧君,於迦密柏雨中學就讀中六,有志修讀新聞與傳播學系,盼望日後能成為一名文字工作者。「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乃我參與本計劃的目的,希望能以文字為小眾發聲,喚醒每個人心底對公平公義的追求。

 

 

 

 

 

 

溫倩盈

豁達不羈 不平則鳴

 

 

 

 

 

 

 

許澤霖

香港社運人士,夢想是成為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復建市政局成為市議員,並以推動香港真普選、推翻中共政權為使命。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