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社會,學生開始放更多時間在不同的課外活動上。學校一開始只希望學生不會再過於專注在學術成績,而提倡一生一體藝,而事实卻相反,學生被迫要參加一些自己沒有兴趣的課外活動,令自己的生活增加壓力。

根據兒童權利宣言第二條 ,兒童必須受到特別的保護,並應用健康的正常的方法以及自由、尊嚴的狀況下,獲得身體上、 知能上、道德上、精神上以及社會上的成長機會。為保障此機會應以法律以及其他手段來訂定。為達成此目的所制定的法律,必須以兒童的最佳利益為前提作適當的考量。
而根據教育局對一生一體藝的定義,學校要為學生提供均衡的課程,讓他們得到全人教育。在「教育統籌委員會」所制訂的教育目標中,藝術教育是五育的重要一環:『讓每個人在德、智、體、群、美各方面都有全面而具個性的發展,能夠一生不斷自學、思考、探索、創新和應變。』此外,藝術教育可以促進學生『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並培養對體藝活動的興趣和鑑賞能力』,這是課程發展議會訂定的七個學習宗旨之一。每個學生都應享有接受藝術教育的權利,而藝術教育對學生的全人發展起重要的作用,希望幫助學生 發展創造力、想像力、靈活、審美能力等素質,並懂得評賞外界事物 ,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和態度,並促進其他學習領域的學習效能和繼承、發揚及反思本土及其他文化的傳統和價值。

我們訪問了三位張祝珊英文中學的老師,以下為訪問內容﹕
被問到對於學生被迫參加團體時,三位一致同意如果同學有選擇權,有政策鼓勵學生,但有時未有壓力迫學生的時候,小朋友會失去動力,而學校的持份者亦認為有必要去強制,因此才會要求學生參加陸運會、畢業禮,這些活動某程度上是種教育和栽培,令學生可以接觸到更多方面的事物,得到更多的不同的經驗,並發掘自己的興趣,發展成一技之長。而一生一體藝的本意正正是希望可以透过強制要學生選擇一項活動參加,幫助他們尋找自己的興趣。

可惜,學校的團隊類型比較少,可提供的活動不算多,所以這也限制了學生的選擇。而之後有一位老師補充,學校的活動類型雖然較少,但學生仍然可以通過學校以外的渠道參加不同活動。學校未必是不合理地強迫學生參加某些活動。而學校亦希望學生培養不同的能力,希望同學有多元化發展,而非只是「讀死書」。學校提供的只是一個讓學生經過接觸後,自行決定是否继续學習的契機,目標是清晰和合理的。參加一些課外活動有助學生去發展一些能力如批判性思考,領導能力等。這些能力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從活動中領略到,因此學習也需要學生自己的決心,動力和恆心,才能在活動有所得着。

被問到有關學校拒絕提供机会给成绩差的學生時,三位也不太認同學校做法,但應理解學校對持份者的負責,因為學校擔心學生付出過多時間在活動上,而忽略讀書。但也希望學校提供机会给他們,可能他們本身對一種運動或藝術有濃厚的興趣,給他們一個机会,可以幫助增強自信心,有助學術發展。

雖然一生一體藝的方向是正確的,卻有些治標不治本的感覺。可以參考天下雜誌———芬蘭教育 世界第一的祕密,「小孩會主動想、主動問、主動找答案。 教育已然成為芬蘭最成功的出口產品。」這不正正香港教育所布希望的情況嗎?「提升學習遲緩者的學習能力,是芬蘭專注策略的另一個重點。專門負責特殊教育的教委會顧問寇依薇拉(Pirjo Koivula)指出,教委會的目的是讓「每個」小孩都具備基本能力,當學生出現短暫學習困難時,老師會立即提出矯正計劃,在課堂上或是放學後進行個別輔導,費用由政府負擔。曾經當過特教老師的寇依薇拉邊看數據邊說,在老師早期介入輔導後,有輕微學習障礙的小孩都進步很快,一兩個月之後,就不再需要「補救」。」「「芬蘭沒有壞學生,即使最差的學生也很好,」以培育師資聞名的約瓦斯其拉大學(University of Jyvaskyla)教育研究所所長瓦里亞維(Jouni Valijarvi)直言,芬蘭十五歲以下人口逐年減少,將資源導入需要輔導的小孩身上,可以創造最大的國家利益,「我們承擔不起放棄任何一個人。」芬蘭人有他們一些的邏輯:「學得快的人可以自己學,學得慢的人更需要幫忙。」」這就是別人和香港的分別,我們太在意於「排名」、「資優」,這反而阻礙了兒童的個人發展,就只會為了一些名義上的事情去争,當然沒有時間去學一些真正令自己有得着的活動。當一個成績好的學生發現自己讀完十多年书後,完全不會和人溝通,沒有自己的專長,不可憐嗎?可惜,這種人多的是!

評語:
1. 能將一生一體藝的政策與《世界兒童人權宣言》扣連,不俗!
2. 文章圍繞一生一體藝,但未有清楚解釋為何此政策是「治標不治本」。究竟是學校配套不足,學生對課外活動不夠投入,或是教育制度本身有其不足?若能訪問到學生的看法,或能供及讀者更全面的報導。
3. 「我們訪問了…以下為訪問內容﹕」此寫法近似公文而非報導,難以吸引讀者繼續閱讀
4. 文章後半部分引用芬蘭作例子,但內容主要針對特殊教育。宜多說明課外活動與其關係。
5. 文章結尾略嫌情緒化,宜盡量保持客觀持平。
6. 需盡量避免繁體及簡體字交叉運用。

作者簡介

劉洛榕  

 

 

馮婉琦

Hello universe! That is me!

 

 

 

 

許灝鏘

Tagged with →